• 我的微博是 http://t.sina.com.cn/sunnypig





    如此这般。

  • 托cityface和话剧中心的福,看了《诽闻绯闻》



    托cityface和话剧中心的福,看了《诽闻绯闻》,我边看就把感受边记在手机上:

    开场感觉:就目前国内搬演的海外剧目看来,这还是不错的一部音乐剧音乐性很强,转换自然,比较百老汇。可惜导演对音乐剧在中国的落地再创造还不是特别有想法,所以暂时有点匠气地生硬,好在纯粹。


    中间:这戏应该叫阿娇来演,这样才有宣传点嘛。

    半场:我觉得就像开好车,到了速度会有“推背感”。好的音乐剧到了每场高潮,都尽力要让观众产生一种片刻的“拉离感”。这种“拉离感”靠的是音乐歌舞的华彩形式来托升观众感受,来完成叙事,享受的片刻与戏剧的关系小与音乐关系大。

    下半场:小可惜,后半场竟然如此剧情化,有点失望。剧的格调下来了。结束得也仓促。

    整剧:我在想,这部戏的所得是:如果除去外国剧本故事,外国原创歌曲,外国导演,外国美术指导,外国灯光,外国人物背景设置,这个剧还剩下的东西,这些东西里还存在的好东西,便是我们的所得---要记取的经验。

    www.cityface.com 戏粉丝
    《诽闻绯闻》新戏专版 http://bbs.cityface.com/forum-84-1.html

  • 萝卜的春天

    2009-03-13

    Tag:萝卜

    它长得实在太美,我只好拿大相机拍一拍。



    image

     

     

    萝卜之忧郁。

     


    image

     

     

    萝卜之春雨。

     

     


    image

     

    萝卜之葱葱。

  • 对我来说,所有的杂志都是不好看的,就像所有的电影都挺好看的一样。

    这是多年训练和习惯的结果。

    blogbus是个认真的网站,现在推一本认真的杂志《城客》。横戈是一个有理想的哥们,要玩就玩杂志,我非常佩服他想做,便做的愿望,特别在这别致的不景气时节。凡是逆势而动的,都是有意思的。

    想必,他对中文印刷刊物的迷恋,对纸媒流通的追求,是能让他和团队获得很大成就感的。





    还配互动网站一个 http://www.icity.cn/  ,包涵着blogbus团队的全方位实力。







    做博客的玩杂志,做电影的玩网站。没什么不可以,做下去,可以就慢慢出来了。

    就像每个记者都会问我那你还拍不拍电影呢,哪壶开了就提哪壶呗。


  • moon1

    秋夜的本质是,想心乱如麻也是很难的。
    月净如水。

    moon4

    其实全凭心,此刻台风边缘的上海夜空,哪里有月亮。

    我觉得那个建议城市关闭夜景照明观中秋月的想法很好,是近些年难得的好倡议。也许不那么现实,但有几分诗性。

    突然发现一个现实,自从上了开心网以后我就没写过blog。其实跟开心网关系不大,没那个我也不大愿意写。

    想法,疏忽而过。照片,攒了一堆。

    都是蟋蟀,唯有促织入心。


    moon5


    没准不多久,我们会拿出一个比开心网更有意义的开心网。我发现我做这个事情怎么那么起劲,简直是恶上,有如三次投水的曾国藩。

    相比之下明年的三部曲,起步得同样坎坷。焦急地想,导演这碗饭吃不好就不能再吃了。问题是要再吃几次算吃不好。现在是臭豆腐,闻闻臭的,吃吃香。为了咬到悬在鼻前的这块臭豆腐,导演们要沥多少苦难。

    一个一切靠自己,还得靠别人的行业。然而,每次坐在影院看大片字幕徐徐而上的时候,就会咬牙,还是一块很香的臭豆腐呢。



    moon6


    今天去看了个剧本朗读会,韩裔编剧米娜写的《见证》。我很感叹用料用情的翔实充分,编剧实在酝酿得很好。也难为那帮话剧界的85,86的后进们,演得认真,仪式化,当大活干,让我一下子畏惧起舞台方面的人来。

    我对舞台上的人一向感情相当复杂。我恐惧他们的不现实,可以把自己的感情催逼当众释放到这个程度。虽然在我们镜头前显得过了,但只要情感足份,力量还是惊人地摆在那里的,不膜拜不行。

    你恨人家假到这个程度,又佩服人家这样当真,是不是自己矛盾的可笑?



    moon3

    捧出这么多青花月亮,无非也是觉得千里共婵娟的愿望很美好。朱自清散步观月回来的时候,妻睡熟了让人觉得人生之淡,淡出鸟来。



    今年我的蟋蟀很好,补段字:


    上海人在北京购山东十三虫

    赴北京参加同学婚礼,只一天富余也不忘去市场觅虫。原潘家园虫市已搬到十里河,红墙青瓦,倒也热闹。

    和山东宁阳泗店镇六十岁宿姓老虫贩攀谈良久,感受如中学两篇古文《捕蛇者说》和《卖炭翁》。

    他跟我解释他的虫绝不是白虫和秧子。言者朴实,虫也确实甚好,加之我也不太计较,从傍晚挑到入夜,本想只买两条,最后入手13条。相较万商,便宜。

    听说第二天这些虫要跟我上飞机,老宿把每个罐子添玉米喂好,上双道皮筋,一迭声告诉众人,这些虫明早要上飞机呢。

    临别,老宿说,你们大上海我不熟悉,听说人杂,不敢去。这些虫若打得好,你记得我。

    我称是。最后留了山东地址,茫茫人秋,此别不知还有缘见否。



    moon7

    最近我车里放得是vitas,多听恶心,但夜深的时候觉得他有妖精之魅,突然的尖嗓。

    最喜欢的话则是最不喜欢的烂片《木乃伊3》(只有译制版》的一句台词,大意:

    次我再说我们遇到过更糟糕的时刻,就是指现在。